-茶釉-

后会无期

陈冷淡:

  我一度以为看到韩寒的那一瞬间我会不自觉的流下眼泪,对过去的祭奠。旅途总会有终点,分开了就也说不上是否需要再相见,而生活总会有结点,离开总会有理由,那个承载着理想,友情和青春的人在我眼前一闪而过,周遭的一切也都一闪而过。


  院长从下午就开始发短信给我,她说明明不是她见到韩寒,却心中还是有点小激动。我想起高中时候的我们,早操的时候总是在谈论着韩寒,一起骂小四,开着重口味的玩笑,她曾经说,如果我们高考成功就一起去韩寒家楼下蹲点,结果高考后的我们闷在家中,到现在都闷闷不乐。她说我们都是loser,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,谩骂着社会,好像能不去理会世俗,站在操场大声骂脏话就以为是潇洒,然后苦苦挣扎之后被打败,过了愤世嫉俗的年纪,就好像那些嘲讽的话就不再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了。院长去看了《后会无期》,买了三张票,她说一张留给我,一张留给小野,我问她,你哭了吗,她说有什么好哭的,没有出过世界,没有追逐过卫星,我们的生活本来就不能和电影挂钩。


  院长朝着她的考古梦,一步一步的前进,我们已经不去谈论心灵鸡汤,也不再买韩寒那些可有可无的书。当我们今天又再谈论起韩寒的时候,又开起了小四的笑话,她说“看完电影后,我想起夕阳下的奔跑,那是我无悔的青春”,我们总是在明知太阳快要落山了,还在执著追求,像是另一个夸父,可是太阳落山,青春结束,回头看走了这么远的路,虽然迟迟不到重点,还是可以站在太阳钱挥手再见,挥手说了,我们后会无期。


  电影散场,我们的青春也散场了,好聚好散,没有执念,没有固执,没有留恋,我们被标上了时代的印记,一群人干过很多最傻的事情,韩寒好像不再是一个人,他成了我们这一群人的标记,塑造了我们一半的性格和理想,不知道他是否还如他以前写到过的一般,也不知道他是否还是那么不羁,可是,我们都不一样了,离开了那些一起疯的日子,也没必要再去执着什么不可能的白日梦。


  我说,院长,你还记得你高三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吗,《光明与磊落》,我甚至忘记了里面的内容和它所存在的位置,只记得当时我们两个一起花了一个早上看完,我说,院长,下次韩寒有书,我给你买。从高三到现在,渐渐已经忘记了这个答应,太久没有提起过韩寒,直到今天,我说,院长,我给你买《告白与告别》吧,爱是克制,签名就算了。她说好,然后我们没有再互发短信。


   陈老师是喜欢小四的,因为我和院长谈起韩寒的时候,她会帮忙替小四正名,虽然没承认过喜欢,但是看得出来倾向。我们吵过恨过,也在夜里拉拉手说几句矫情的话又和好。看完之后我给她发短信,我说,青春就散场了啊,她说噢,我说你干嘛又这种态度,她说跟你没什么好说的。以前很多次,我觉得算了吧,只要我珍惜就好,我珍惜一起的夜宵,我珍惜谈论过的八卦,我珍惜我哭的时候被骂的傻逼,我珍惜失眠的时候的聊天,我始终不懂得告别,不懂得告别有时候更加适合珍惜,也不懂得告别希望多留下一句话,多看一眼,我删掉了陈老师所有的联系方式,这次毅然决绝,不知道将来还会不会联系,也不知道我泪流满面的时候还有没有人骂我傻逼,更加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见面,也许未来也就是这样,告别,不舍,总归是无奈,平等很少,欺骗很多。她也许不知道我回的最后一个短信会是,你不知道你每次这么说我有多难过,不过再见。我没有丝毫的留念,我会在深圳呆下去,不去管曾经的地方,总要出来走走,出来看看,没有人能够死守着自己死守的。人生的大道理,听过很多。因为很多机缘巧合,我们谈到投机,最终会争吵离别,她生命中出现其他人,我生命中多了某一个人,少了话题,多了一些无趣。我们不再去讨论理想,讽刺社会,每一个人都以成人的样子存活,虽然不知道这是否是可悲,但是也算是庆幸,我们学会了适应。


  我跟陈老师都不再抑郁了吧,那些一起拿着电话哭的日子,那些失眠一起去走饭微博留言的日子,都跟随着时间,无趣慢慢增加,我才是那个放不下的人,放不下自以为是,放不下强装坚强。


  我以为我不会哭,会像我见到韩寒的时候那样子的自如淡定,可以愉快的说,都过去啦,都过去啦我的青春。走在回家的小巷子里,见到狗还是会吓的跑开,我想,该是散场的时候了,我们三个都很难再去维持过去的那个样子,韩寒可能原本就不是我们想象的样子,而我们也不是韩寒塑造的那个样子了。我买好了书,写了院长家里的地址,写完之后却舍不得按下确定,这成了一个履行,成了一个结尾,成了一个仪式。我删了陈老师的联系方式,感觉到了轻松,不必再去顾忌她的感受了。


   江河回去了,不知道有没有用马浩汉的结尾,各自有了生活,有了事业,也许淡淡的会有感觉,可能,我,院长,陈老师,还是一起的,没有改变什么。可是后会无期也是一种念想,念想,你我,可能再重逢。


   再见了青春,再见了关于我青春的所有一切。


   虽然带有不舍。

评论

热度(55)

  1. 石住心陈冷淡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瓦力的小车厢陈冷淡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还是我买的票